近日,因被曝出将4名饭后午休的工作人员开除,海尔集团陷入了舆论的漩涡中。

  在海尔的回应中,4名被开除的员工是于工作时间在公共接待场所睡觉,而非在休息时间午睡。海尔方面还表示,公司的制度及其制定的《员工行为规范》既符合我国法律法规,也通过了海尔集团及各法人公司职代会的讨论。

  但许多网友对上述回应并不买账。截至目前,关于海尔的用工争议仍在持续发酵。

  日均工作15小时,有人下跪求转岗

  《财经天下》周刊此前报道过海尔内部没有午休、只有30分钟午饭时间。此外,知情人士表示实习生一天需要工作12小时,10人工作仅5人分担,工作强度很高。

  海尔的前员工刘晴(化名)也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实习生一天工作12小时很正常,正式员工每天平均工作时间在15小时左右。“基层员工最累,每小时薪资8~10元。”

  “上班时间如果少于12个小时,属于早退。虽然表面上要求9点打卡上班,但实际上早上7点就要到公司,要拍照发工作群。平均下班时间都在22点以后,大约22:30才能回家,偶尔还要通宵。”刘晴说。

  在前一天加班到深夜的情况下,不仅没有加班费,而且第二天依旧要准时上班。刘晴补充道:“如果7点不到岗,领导会打电话问到哪了。”

  另一位海尔的前员工吴柳(化名)也表示,“每天工作12个小时是家常便饭,我曾经连续上过22个夜班。”

  不仅每天工作时间过长,而且除了集团的员工可以周日休息,各地小微团队的员工全年几乎无休。

  刘晴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他曾经连续半年上班。“入职的时候说是弹性工作制,但进去之后,发现周六、日是‘默认式加班’的。每周五下午,需要在工作群里报备自己在本周六、日的工作安排。到了周六、日早晨,要根据群里的口令反馈现场工作照片,节假日也是如此。”

  “如果被查出没去上班,可能会连累直属上级被通报批评、罚款。海尔的制度是‘连坐制’,下属犯错,要连着上司一起惩罚。罚款500元起,多的还有罚3000元的。”刘晴说。

  “大年初一、初二都需要代替上司去慰问同事,并且需要自拍照片反馈到工作群。每年就这期间能勉强休息,且不超过三天。”刘晴无奈地说道。

  另一位知情人士印证了这一说法,他表示其在海尔上班的朋友“全年只有过年休息,平时一天三遍定位打卡,经常做表格到深夜,一天接不完的电话”。

  在生活长期被工作占据的情况下,部分员工的个人生活、家庭关系出现变化。

  一位海尔员工的孩子表示:“从小被班主任认为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一位海尔员工的女友也表示,“和男朋友就见不到面”。

  更令人揪心的是,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可能会导致身体不适。

  “就跟动物一样。有段时间呕吐、起疮、发烧,还有同事抑郁想死的。”刘晴说道,“有的女孩子用凉水冲澡,想引起发烧去就医,换得短暂的休息,甚至有男生向领导下跪求转岗”。

  还让刘晴感到气愤的是海尔内部的骂人文化。他表示自己业绩好所以没被骂过,其他同事多多少少都有被“问候家人”的经历。“有血性的员工会打一架,没有的就低头被骂,一脸机械麻木。”知乎上有网友也印证了这一说法,“领导骂骂咧咧很正常,经常听到很大声的骂人”。

  最终,刘晴无法忍受,选择了辞职。“离职申请了3次,拖了半年才给批。”刘晴补充道,7月底,还有在职同事找他咨询如何辞职。

  两年裁员2.6万人,业绩落后美的格力

  事实上,深陷“午休门”的海尔还曾陷入裁员风波。

  2014年,海尔集团董事长张瑞敏在出席沃顿商学院全球论坛时主动向外界表示,海尔在2013年已经悄然裁掉了1.6万人,多为企业的中层管理人员,并计划2014年再裁员1万人。

  当时海尔这一涉及2.6万人的裁员计划被指力度过猛,掀起轩然大波。

  后来,海尔给出的官方回应是:海尔登记在册的约7万名员工分为2000多个自主经营体,形成小微公司,小微公司的员工与海尔解除合同,这导致了在册员工减少。

  但广为流传的版本是,由于中层员工不能适应公司变化,因此海尔要大刀阔斧地砍掉这部分人。

  但无论哪个版本的说法,原因都离不开海尔内部的组织变革。早在2005年9月,张瑞敏首次公开阐述了“人单合一双赢”模式:“人”,指员工;“单”,指用户;“合一”,指每个员工都应直接面对用户创造价值。在这种模式下,企业听员工的,员工听用户的。

  张瑞敏希望通过组织变革,海尔能够形成扁平的公司管理架构。他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人单合一”有利于财务优化,激发基层员工创造性的同时还能降低库存。

  但积极拥抱互联网的张瑞敏并未收到良好的反馈。其提出的一些专业名词也被解读为“不说人话”,如“穿刺还原、抢单散单、三自三生、交互倒逼、二维点阵”等。刘晴吐槽道,“让外人听懂怎么行”。

  更尴尬的是,在2005年提出组织变革之后,海尔全球营业额的增长率几乎再也没有高出过2005年以前。海尔2000年、2001年的增长率曾高达50%左右,而2005年之后急速下滑,大多年份仅为个位数增长。

  事实上,海尔曾是我国家电行业的龙头老大。早在1985年,张瑞敏因一口气砸了76台质量有缺陷的冰箱而名声大振,奠定了海尔在冰箱领域的口碑和市场占有率。

  2004年,海尔集团以1016亿元的营业收入,成为我国家电行业中第一个营业额破千亿的品牌。而当时美的、格力的营收仅有200亿元左右。8年后,美的和格力反超海尔,成为前二名。

  根据美的、格力、海尔2019年一季报,美的营收同比增长21.5%,为383.51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48.53%,为25.39亿元;格力电器营收同比增长11.62%,为246.67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68.86%,为22.54亿元;而青岛海尔营收增长仅有8.97%,为223.92亿元,净利润增长20.28%,为8.67亿元。无论从哪个数据来看,海尔都落后了。

  去年9月,由张瑞敏担任总顾问的动画片《海尔兄弟宇宙大冒险》正式亮相,而开篇第一集就是《快醒来!海尔兄弟》。

赛岳恒官网声明: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标)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若有侵权,请第一时间告知删除。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